創傷及成長

《照顧現在的自己》

每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裡,都帶着一個心的小孩, 心的小孩直接感受着成長的經歷。

也許,不少人在童年期都有不同程度的創傷經驗,或有着缺乏愛及照顧的經驗,隨着歳月增長,儘管是外表堅強、獨立、能幹的成人,可是心深處每每還帶着受傷、不安及孤單的在小孩。這個被壓抑、被否定的在小孩,總會對生活做成不少困擾,令自己情緒失控和混亂,令自己難和別人相處。照顧受傷的在小孩是建立完整自我及和他人連繫的重要的一個部份,在治療或成長路途上,是需要學習和在小孩接觸、溝通、和好,學習體諒、安慰及照顧他,這過程是漫長的,需要當事人很大的心理預備和勇氣的,需要按他的步伐。

最近,一位服務使用者分享,在她成長的經歷,她一直只會為家人事無大小地付出,一直認為照顧自己便等如自私,現在她慢慢嘗試了一些她以往在日常生活裡,很少會為會自己做的事,學習先照顧、關懷及安慰一下自己,縱然在的痛及傷仍在,她感到多了一點輕鬆⋯⋯

抽點時間,做自己喜歡做的事
當自己疲累時,讓自己可以休息
當自己挫敗及委屈時,給自己安慰及鼓勵
容許自己犯錯及不完美,不要對自己太苛刻
學習拒別人的請求,不要勉強自己
接受別人的稱讚及幫助

如你願意,你可試試先照顧、關懷及安慰現在的自己。共勉

: 心泉何艶芬姑娘


 

《童年依附經驗對成年親密關係的影響》

在有關依附理論的研究 (Segal & Jaffe, 2014),童年依附經驗對成年親密關係的有重要的影響。

童年依附經驗是指小孩在童年和照顧者的關係,依附關係(attachment)可大致分為以下四類情況。

1. 安全的依附關係- 若在童年感受到被照顧者理解、肯定和支持,長大後較能建立有質素的親密關係,對伴侶能感同身受,自主,能建立恰當的關係界線。

2. 迴避的依附關係- 若童年難以接觸照顧者或被拒 ,長大後較迴避親密和情感連繫,對伴侶有距離、挑剔、頑固、欠缺寬容、易把注意轉移分散到其他地方。

3. 矛盾的依附關係- 若童年感受到照顧者不固定、不一致的照顧及管教,並有時溝通關係被窒礙或破壞,長大後和伴侶相處易感到焦慮、不安、易操控、指責、但又有關心人吸引人的另一面。

4. 混亂的依附關係- 若在童年感到被照顧者忽略,需要不被回應,照顧者管教行為令被照顧者帶來恐懼或創傷,長大後和伴侶的相處會有混亂、麻木、激烈、甚或有暴力或侵犯行為,渴望安全感卻又不能信任對方。

在我們輔導服務裡,我們體會到當事人如能察覺和面對過去成長經歴對自己的影響,接觸自己的在感覺和需要,重建和自己的連繫,重建自我的價,將有助避免童年經驗的傷害傳播到他人、伴侶及下一代。

: 心泉何艷芬姑娘


 

《身心抽離Dissociation與正念修習Mindfulness》

面對童年的創傷,年少的倖存者往往無法理解及應付,長期處於危險、 恐懼、 無助,望,難過中。 身心抽離是一個面對創傷的非意識的自我保護機制,是倖存者和其身份、 感覺、 身體 、思想、 行為、 記憶或 身處環境等失去連繫的一個心理狀態, 讓倖存者可暫時逃離痛苦及不安, 繼續應付日常生活, 表面和 一般人沒有分別。

然而長期的身心抽離會令倖存者和自己的身心靈分割,難於理解自己及管理自己的情緒,長期於處於不安及失控的感覺,也難於理解和信任別人,長期處於孤單無助裡,無法自在真實地生活。「玻璃瓶裡的人」、「分裂的併圖人」,「帶着空殻而活的人」,「帶着面具的小丑」, 「活着的隱形人」 等 , 每每是不少倖存者對自己生活狀態的表達。

正念的修習是透過靜觀呼吸,靜觀步行、飲食等練習,讓倖存者學習放鬆自己,放緩生活的步伐,學習接觸、察覺,接納、照顧自己的久違了身體和心靈, 持之以恆的練習,有助漸漸減少不自覺的抽離, 重新和自己連繫,活出自在真實的自己。

: 心泉何艷芬姑娘


 

《不住井底﹕長女背後的傷痛 [明報]2009225日》

與你的對話讓我更看得清家中長女的痛苦。你家中一切都好像很美滿,父母做生意,家中有長者,誰知道幸福的背後有如此傷痛的經歷。

照顧家庭千斤重 

在你心底裏,妹妹出生正是創傷的開始。由於是家中長女,父母對你總是有特別的期望,照顧妹弟是擺脫不了的責任,照料家務亦似乎是你的工作。縱然有長者在家,父母似乎沒有期望長者發揮作用。更嚴重的是,父母似乎把你的個人價值,建基於你有多能夠幫助他們處理家中的事情,同時又要在學業上表現良好。而你則要每天努力,目的是得到父母的讚許。心底裏總希望父母多留空間,享受天倫之樂,讓自己可多感受父母的關心和愛。 可是,你的爸媽老是每天不停地工作,還把責任推到你身上,稱自己不停工作是為了你可以有更多生活和物質享受。我還記得你為此惱怒得很,這都不是你的需要!你告訴我曾努力讓他聽到你的需要,可是爸爸總是對你的需要沒有反應。你說﹕「我不要再住井底!為何總聽不到我的聲音?」 

離開家庭再上路 

雖然離開家庭不是你心思慎密的安排,但總回應了你「不要再住井底」的心願。他們沒有回應,你總得想個方法處理自己的需要。 也許家庭的枷鎖,令你在被親人性侵犯和缺乏照顧的創傷中,變得更加無奈。保護家庭和整個家族,是你大半個人生的目標。雖然今天的你滿懷衝動,要向家人表白你的創傷,想放下這個心頭大石,但聽到你心裏充滿擔憂,顧及到家族中各人的反應,且讓我們先做好準備,才慢慢上路!

: 心泉何綺蓮姑娘


 

《不住井底﹕放過母親 放過自己 [明報]2009819日》

該如何說起?看你多年來努力,是為了擺脫兒時留下而且不斷累積的陰霾。你曾在不同的輔導機構中竭力掙扎,又在宗教方面下了不少工夫,從你口中所知,對你最大幫助的,莫過於曾有傳道人聽出,身為女兒的你如何怨恨母親,他鼓勵你回到媽媽面前,訴說你多年來的苦、痛和辛酸,並要求媽媽承認你所受的創傷,為你的創傷致歉。要求母親補償,是你至今依然用以紓解情緒的方法。

補償何時了?

我十分敬佩你多年來的努力,而且在你面對內心的脆弱時,你仍有勇氣求助,由此可見你成長的動力。可是,那也使我不禁發出疑問﹕為何多年的努力,沒有讓你可以停下來做一個自我承載的人,而是仍然不斷地向母親要求補償?

然而,母親已年紀老邁,照顧你的能力也愈來愈低,何况向別人所求的,總不能完全符合你的心意,那你便一次又一次的落空,這豈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受傷?除非你刻意不放過你媽,硬要她在老年時回到壯年的心態去照顧你,這對你媽來說,也是一種懲罰,而對你而言,更是一種綑綁和枷鎖。

完美媽媽何處覓?

你已養育過兩個孩子,雖然在你口中你的母親角色並不完美,但在世上又怎能找到完美的母親?用你過去照顧孩子的經驗和體會,你有機會比你的母親更了解自己的需要,更懂得怎樣愛自己和照顧自己的感受,使自己成為一個可以自我承載,更有安全感的人!希望終有一天,你可成為自己的守護者,釋放你的自由和自主。

: 心泉何綺蓮姑娘


 

《不住井底﹕成長路上失舵之舟 [明報]201062日》

與你見面多次,幾乎每次都好像瞎子摸象,你對人際關係的僵硬理解與規條化,沒有了個人感受,加上言語表達上的缺乏和不集中,使我每次都花上不少力氣,才能找到一個彼此都能認同的方向,讓你可以在面談中建立自己。

自幼缺乏父母關心

今天又是跟你在摸索,但有一點不同的是,我開始聽到你父母對你自小事事不關心和沒有興趣了解,使你不單陷入極大的痛苦,還使你沒有了生活上的指導,就好像沒有舵的船,隨波逐流,吃力地走在人生路上,滿是孤單和混亂。

那種不知道是錯是對,又從來找不到肯定,甚至連自己的情緒反應也難以肯定的狀况,使你不經意以年計月與迷惘共存。為了生存,只好抓緊自己從生活中領悟的規條。儘管那些規條可能不成熟和不全面,它們卻成為你成長的唯一支柱。

密封世界日漸沉重

到社會工作後,與人相處、面對競爭和現代社會的複雜,加添了你的負擔,但是過去的成長歷程沒有讓你學到足夠的言語和表達能力,形成了一個密封的世界,而你所負擔的,卻一天比一天沉重。

縱使家庭的缺失收藏了你辨識和表達自己的能力,我為你對治療和自由的渴望感到欣喜。沒有它,我們不會遇上;沒有它,家庭的缺失對你的影響只會繼續埋藏;沒有它,我或許已遺忘了幼兒的成長路上必須的「舵」──它讓人向前行時有所倚靠,只是到了不同的階段,或許可以選擇轉舵和開拓別的可能。

指導不是治療終點

回到你的治療,既然你缺失的是「舵」,那麼提供指導是必要的,但指導你成長,並不是治療的終點,到你可以肯定自己多一點,到了你開始檢討這舵是否唯一的選擇,又或要否找另一個更切合你的舵時,請讓我知道,我也必然尊重你為自己所做的選擇,做一個真正的自己,一個可以肯定方向的自己。

: 心泉何綺蓮姑娘


 

《創傷會復原嗎?》

不少尋求輔導服務的朋友, 時常會問: 「為什麼童年創傷巳過了很久, 可是現在我仍受着它困擾呢? 為什麼童年時它沒有那麼困擾我, 反而現在卻那麼困擾我,是否是自己的能力、性格有問題是否是自己太過固執、小器、懦弱? 」因而他們也容易變得自責。除了自己對自己責備外, 身邊的親友也可能因不理解創傷的影響, 容易對當事人的言行, 感到不理解或產生誤解, 令當事人更感孤單。

面對童年時創傷帶來的恐懼、不安、無助的情緒, 年少的當事人並未有足夠的心智及能力去理解及應付, 容易出現身心抽離的心理狀態, 身心抽離是一個非意識的自我保護的防衞機制, 把自己和身體、情緒、思想、經歷、行為等失去連繫, 讓當事人可暫時逃避痛苦及不安, 繼續應付日常生活, 生存下去, 表面或許和一般人沒有分別。

可是長遠下來, 身心抽離使整個人的不同部份失去連繫, 當事人雖然在外表上巳長大, 但卻未能認知及掌握身體、情緒及行為反應, 即使內心有着許多傷心、 憤怒、恐懼, 也未必可以確認或理解, 以致不能作出合適的情緒表達或反應, 如作出過份強烈情緒的反應, 又或是麻木的情緒反應, 跟自己總有莫明的距離或混亂, 跟別人也感有的遠遠的距離, 長期活在孤單裏。

創傷輔導的旅程將會是較長期及有起跌的, 輔導是讓當事人經驗尊重、接納、安全、自主, 為現在的自己負責, 重新接觸自己身體、情緒、經歷、意願、行為、 思想、行為等, 從抽離的自我到重新和自己連繫, 理解 、接納、信任、 善待及活出自己, 也從孤單的自我到重建和別人的連繫。

: 心泉何艷芬姑娘